长期工作后,我会不时患上与职业不可分割的职业病。今年春节,我回老家认识了开公司的朋友。我问她:“你们公司的商标注册了吗?”她的回答完全符合我的问题:“不,等我长大了再注册。”我一听到,我就着急了,立刻普及了商标注册的重要性。听了半个小时,她终于叹了口气:“谢谢你认识你!结果发现,注册商标太晚了,会有那么多麻烦。节后,我马上登记。”我的成就感高涨。

虽然作为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审查员,告诉别人及时注册商标很简单,甚至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。对我来说,更多的成就感来自于对那些剽窃他人商标、依赖他人商标、抢注他人商标的人不予注册或撤销,让那些绞尽脑汁、想尽办法钻法律漏洞的人不能得逞。维护正义的满足感使生活充满意义。然而,在大多数情况下,商标权人的过错或不作为是造成这些人不真诚或不信任的原因。这些错误或遗漏包括未及时注册商标、未及时更新商标、未及时变更商标注册人地址。然而,后果确实很严重。

2014年,我国商标申请量达到200万件,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商标使用者都已申请注册。《商标法》第三十二条规定“他人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,不得非法注册”,这一规定在审理评估案件时仍然广泛适用。这一条的适用,实际上给审查员带来了很大的挑战,因为“不正当手段”和“具有一定影响”的概念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界定,更不用说本文所包含的“商标相似性”和“商品相似性”两个基本概念,这也需要考官做出判断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作为审查员,我真的希望所有打算使用和正在使用该商标的人都能提前申请注册。这样,我们就可以在讨论病例和有多少毛发被过度使用上节省大量唾液。

有一次,一位客户打开我办公室的门,礼貌地说他想征求一些意见。问起时,老人两年前就在村里办了个席子加工厂,他也有个名字。不幸的是,工厂开业两个月后着火了,所有的东西都化为乌有。经过半年多的修缮,老人用原名重新开业。但不久前,另一位老乡突然起诉他侵犯商标权,并要求赔偿。原来,火灾发生后,他正忙于处理善后事宜,但人们却急于到商标局申请商标。现在商标已经注册,是时候起诉他侵权了。当然,这些都是一边倒的话,但看看哥哥真诚无辜的脸,就显得真实了。只不过,我们审理案件不是“假想是真的”,而是根据事实审理案件,要求证据来证明事实。老人无奈地说:“证据都烧了。”天哪,我能怎么办?推广《商标法》后,他得到了很好的建议:“如果你刚开始做生意,你可以更改你的商标。“打官司需要时间和,”老人感谢我耐心的解释,沮丧地离开了。我没有再见到他,也没有看到他提起的商标案。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不知道如何申请注册商标的不仅是村里的人。一些看起来很有知识的人不会对商标问题有更多的了解。近日,“”商标(以下简称争议商标)案由吴继刚提起审理。这位吴先生自称是世界上最的中国年轻时装设计师之一,也是“贾森武”高端时装品牌的创始人。然而,在中国大陆,“商标”已经由一个叫杨的人申请注册。幸运的是,知识总能改变命运。改过自新还不算晚。吴先生迅速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,要求不予核准注册该商标。商标局裁定异议理由成立后,如期向评审委员会提交异议评审,并提交相应证据。

当然,杨先生并不含糊。他辩称,他无意急于注册他人的商标。这个商标是原创的,受到了影视明星詹森·恩武(吴晶)的影响。此外,还提供了一些装运单、产品手册、图画书和宣传单,作为商标使用的证据。

当然,吴先生并不满意。他立即反驳说,商标不仅在文字部分复制了他的名字和品牌,而且商标的图形部分也与使用的“w图形”相同。而且,杨说他可以高价转让商标给他。

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,商评委认为,吴先生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其“jasonwu”商标首先在服装商品中使用,具有一定的知名度。争议商标的英文部分与商标完全相同,并被指定用于相同或类似的商品,如“服装”。杨先生作为同行业的一员,应该知道吴先生和他的“贾森武”品牌。他申请注册“贾森武与地图”商标,已构成《商标法》规定的“他人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商标优先注册”的情形。裁定杨先生的“jasonwu and map”商标不予核准注册。

从商评委的判决来看,吴先生赢了,但他花费的时间、精力和远远超过了及时注册商标的时间、精力和。而且,杨先生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。他必须继续在法庭上陈述自己的理由,还要继续付出时间、精力和。

事实上,我讲这个故事是为了说明这样的案件是可以完全避免的,我真诚地希望这样的案件能少一些。因为这起案件不仅付出了吴先生的时间、精力,还付出了一批行政司法人员的时间和精力,他们得到了纳税人的支持。因此,从广义上讲,我们付出的是每个人的时间、精力。而避免这种情况的方法很简单:商标使用者及时申请注册!

其实,及时申请注册的内容也非常复杂,包括哪些地区和国家要注册,哪些商品和服务要注册。恐怕半天是不够的。好吧,晚点再说。不管怎样,我的职业病很严重,我随时准备唠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