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国商标局将所有不能直接识别为汉字的元素(汉语、拼音、英语)都归入图形范畴。从简单的几何图形到复杂的图案,美观的视觉外观,无限的变化空间,不受语言文字的限制,中国商标局在视觉上具有明显的优势。由于图形构成的复杂性,在申请的图形商标中是否存在具有类似冲突的在先商标是一个难题。因此,世界知识产权组织(wipo)于1973年制定了《维也纳商标图形元素国际分类协定》。根据构成类型,商标中使用的图形分为29大类、144个子类和1887类。

然而,由于图形表达方式和构图方式千变万化,许多图形同时具有多种图形元素的特点,使得每个人的直观感受和主观判断不可能存在差异,甚至相差甚远。即使在商标局的审查人员中,商标局的审查员之间意见分歧也是一种普遍现象。有时,同一个考官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意见。在商标局对所有图形商标的图形元素进行划分时,这一问题十分明显。事实上,有很多方法来划分图形商标。虽然商标局早就意识到这一问题,但几位经验丰富的审查员一直在从事图形元素的划分,这种划分不易改变,但这种差异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。审查人员在审查图形商标时,还存在着如何理解被查询图形的属性特征、使用哪些元素检索先前的相似商标、如何确定图形的相似性等问题。因此,在评审结果上也存在显著的个体差异。此外,商标局商标数据库中的商标按《维也纳协定》的属性进行分类。特别是在流行类别的一些几何图形的某一属性元素上,有上万种商标图形。如果几何图形具有可分割的图形元素的其他属性,则搜索和查询的工作量可以想象。因此,图形商标审查中最不确定的因素是对图形分类的理解差异、视觉疲劳引起的疏忽、工作惯性造成的遗漏、图形相似与否的主观差异。即使是商标局的审查人员也难以避免这种现象,更何况普通商标代理人。

有多年商标代理工作经验的人应该知道,商标局对图形商标的审查时间一般比文字商标的审查时间长,审查结果的争议远高于文字商标。在图形商标注册实践中,商标局驳回的引文大多是意料之外的。知道以上原因的人不会感到惊讶。这是图形商标本身的不确定性造成的正常结果。

  上一篇: